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052.com

服装店的女孩樱

在猎艳生涯中,老魁是我第二乐园入门的老师,但由于职业不同,我和老魁很难凑在一起,除了偶尔和他交流经验外,我们很少有机会共同行动。不过,我还是逐步找到了兴趣爱好相同的两个搭档,一个叫老品,一个叫老耀。老品和我在同一个单位,但不在同一部门,他稍胖,富态的摸样像当官的,对少妇很有吸引力,搞少妇是他的拿手好戏。老耀在另一个单位工作,他相貌平平,气质过于温柔了点,说话有点唠叨,哄女人很在行,但因为相貌和气质的原因,共同出击的时候,漂亮点的女人都被我和老品瓜分了,很叫老耀愤愤不平。尽管如此,我们三人还是相处很好的,俗话说:“朋友如手足,女人如衣衫,衣衫可以换,手足不能断”么,为女人朋友翻脸是很傻的事情。这期间,我们有过很好的合作。在本章里,我将要和各位说我和樱的故事,因为这女孩在我生命里占有很大的位置,所以我对她投入更多的感情来写作,分下两部分。

  在本市,我们算是使用呼机比较早的人,我从1992年就开始使用了,出于防备老婆发现的安全起见,我很少给女人留呼机号码,怕别的女人打来传呼被老婆发现。按常例,我们出差前都是把呼机留在办公室里的,而且呼机平时都设置在震动挡,一旦来传呼,要趁老婆不备才看,这样做确实很累,可也实在是没办法,鱼与熊掌都要么,就得担当点风险了。一次,老品要出差半个多月,我便借用他的呼机,力争在此期间有所作为。一天下午,我又进入了舞厅,那天的女人特别难请,我便坐在后排的沙发上寻找新的目标。很巧,熄灯舞结束后,有两个女孩坐到了我旁边,一个是短发,穿着短袖紧身碎花褂子,一边坐下来一边和跳舞的小伙子打情骂俏,显得很风骚,估计那小伙子在舞池里摸过她的。另一个是长发女孩,看上去很文静,穿着一身普通的深色衣裙,对跟上来的小伙子不理不睬,估计她无法接受那小伙子在舞池里对她的动作。亮灯舞开始了,短发女孩很快和小伙子跳舞去了,长发女孩坐着不动,对跟上来的小伙子仍旧不答理,小伙子觉得没趣,就找别的女孩去了。看她一个人坐着,我便凑上去说:“你怎么不跳舞啊?”她看了我一眼,说不会跳,我说怎么和我一样,我还以为这里只有我不会跳舞呢,她说你骗人,不会跳舞来这干什么,我说昨晚加班了大半夜,今早睡懒觉,下午没什么地方好玩的,来这随便看看。她问我什么工作,我说是海关缉毒科的,她听了眼睛一亮,有点钦佩和好奇的问我,你们工作很刺激也很危险吧,我说确实是这样的,接着便把从报纸上看来的故事添油加醋地说给她听,让她听得着迷,还不时感叹:“啊,真危险,你要小心啊”,看着她对我钦佩和充满关心的神色,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了。聊天之间,两曲亮灯舞很快就过去,舞会最后一曲熄灯舞一开始,很多小伙子就围上来请她跳舞,但都被她冷漠拒绝了,最后一曲熄灯舞时间很长,我心里有底,不忙请她跳,等请她的小伙子都走完了,我才请她,她说你不是不会跳吗,我说我看会了,这舞简单,不会跳那才是笨蛋呢,她听了抿嘴一笑,说你真有趣,说着便让我牵着手,在黑暗中穿越七凌八落的前排座椅,步下了舞池。我搂着她的腰肢,轻轻握着她的手自然垂放在身体一侧,她也很自然地和我贴在一起,搂着她的细细腰肢,我感觉这女孩很苗条,而她不时贴在我胸前的双乳,让我感觉到她的乳房还是很挺拔的,我的鸡巴硬了起来,但我还是克制着。我在她耳根轻声问她有男朋友了吗,她说还没有呢,我问她多大了,还不谈恋爱,她说26岁了,以前谈过一个,觉得不合适分手了,接着她问我多大结婚了吗,我告诉她31岁,还没结婚,也没女朋友。她说我这年龄差不多该结婚了,我说工作特殊,老出差,见了几个姑娘都没谈成,她叹了口气说,互相理解才是缘分啊。知道我是单身,她对我显得多情起来,整个身体都靠了上来,我便把她的手放在我肩膀上,双手搂着她的屁股,把勃大的鸡巴顶在她的逼上,这姑娘真温柔,把脸伏在我一边肩膀上,任我捏摸着屁股让大鸡巴在她的逼上顶蹭,听着她在我耳边轻微的鼻息,闻着她长发飘出淡淡的香味,我忍不住在她脸郏上吻了一下,温情地对她说:“你好温柔,做我女朋友好吗?”她反问我:“你愿意吗?”我说声“愿意”就捧起她的脸吻上去,唇对唇地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她也勾着我的肩膀,忘情地和我深吻,舔着她湿湿的舌头,怀抱着她高挺的乳房,我觉得自己冲动的厉害,更是抱紧了她柔软的屁股,大鸡巴越加有力地在她的逼上磨蹭,她似乎被我的力量所感染,喉咙里发出了“唔……唔……”轻微的呻吟,在与这女孩热情的深吻中,随着鸡巴的抽动,我的精液狂热地喷射在了裤子里……她感觉出有什么不对了,离开我的唇问:“你怎么了?”我在她脸上狂吻着说:“没什么,我控制不住,为了你……”她害羞地把脸埋在我肩膀上,用手摸着我的脸郏,心疼地娇声说:“你也真是的,克制点嘛,这样会不会伤身体啊”……

  跳完舞后,我们交换了联络办法。她说她叫樱,本市人,家在广播电视厅,在某名牌服装专卖店工作,告诉我了电话号码。我没给她电话号码,说我经常不在单位,电话找不方便,把老品的呼机号码留给了她,还故做神秘地告诉她,如果我不回传呼,说明我有任务,过后我会主动和她联系的,她很理解地点点头,表示相信我。舞会结束后,我们一起走出舞厅大门,我看清了她的摸样:裙装包裹下的身材很匀称,乳房不大但高高耸起,长发披肩,脸蛋白里透红,黑亮的大眼睛,性感红红的嘴唇,美中不足的是,右边额头上有一下块淡淡的雀斑。我很遗憾地对她说,今晚单位领导召集吃饭,我就不陪她了,以后联系。她很深情地对我说:“你去吧,记得和我联系哦”。第二天早上才上班,她就打了老品的呼机,办公室里人多不方便,我立即找个到公用话亭回电话,她问我昨晚喝酒了吗,别喝醉了,还说了很多关心体贴的话,我很感动,觉得自己真爱上这女孩了,和她说了很多柔情蜜意的话。由于不太好安排时间,我和樱虽然保持着联系,在10多天里,始终没有机会见面,在电话里,我感觉她特别的思念我,有时说着甚至哭泣起来,说和我处朋友真难……。哎,这姑娘真可爱,我为难死了…… 


  一天晚上,我终于安排出时间了,约她见面。不巧她下班很晚,服装店要8点才关门,我不想去她单位在她同事面前露面,就说8点半在她们单位对面的公交车站等她。吃完晚后,我在街上闲逛了一会,就到约定地点,此时,天空中飘起了绵绵细雨,饭华灯初上的街头笼罩在一片蒙蒙的雨雾中,行人稀少的路面泛着暗淡的反光,刚好我没带雨衣,就站在站牌下面,雨渐渐变大了,我冒着清冷的风雨,凝视着街对面灯火通明的服装大厦,心中充满着柔情,期待她身影的出现。8点半还差5分,樱打着伞从街对面款款走了过来,她身着一身白底浅花连衣裙,婀娜的身姿显得青春而秀丽,见到我她飞身跑过来,高高地把伞举过我的头顶,一下就扑在我的怀里,我紧紧地抱着她,冰冷的唇在她脸上热烈移动,她从挎包里取出纸巾一面给我揩头上脸上的雨水,一面心疼地说:“傻瓜,你怎么不进去找我啊”,我轻轻抚摸她的秀发说:“怕找不到你,错过见面了啊”她依偎在我怀里说:“你好傻哦……”她握着我冰冷的手说,这样会感冒的,让我到她宿舍用热水洗一下,我便随她到服装大厦背后的员工宿舍,与樱同住的女孩也是本市的,早回家了,她们的宿舍一般只用于午间休息,可能是午休后没有开窗,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。樱出去打了两瓶开水回来,关上门后,先帮我擦干头上的雨水,又扭干毛巾给我擦脸,倒水让我用热水泡脚,我的脚很臭,真有点不好意思,但她并不在乎。接着,她又在电炉上给我煮了两个红糖鸡蛋,说没有姜,喝点鸡蛋汤暖暖身子也好。看着樱这样照顾我,我心里不由得感叹,当初追老婆追的好辛苦,如果还有从前,能让樱做我老婆多好啊。坐在她床沿上泡脚,喝着蛋汤,我爱怜地把樱拥在怀里,用勺子喂她,她只是吃一小口,要我全部把蛋汤喝完。一切料理好后,我身上热烘烘的,觉得精神很爽,便和她靠在床上,说着情意绵绵的话,她问我怎么那么忙啊,快半个月了才见面,我说男人为事业,身不由己啊,她靠在我怀里,把耳朵贴在我胸脯上,撒娇地说:“让我听听你的心,看是不是说真话”,我抚弄着她的秀发说,:“傻丫头,还不相信我啊”,她告诉我说明天要陪经理去广州,谈一笔业务,我说好啊,多锻炼一下自己,也许将来我的樱就是老板呢,那时你还做不做我老婆啊,樱坐起来,趴在我身上捧着我的脸真情地说,你别乱想,只要你对我好,今生今世我永远是你的人,说着便把她火热的唇贴了上来……

  樱长长的秀发落散在我脸上,舔着姑娘那略带甜味的舌尖,我的鸡巴勃了起来,便翻身把她压在下面,一面与她深吻,一面隔着裙子爱抚她高耸的乳房,“哦……”樱轻声呻吟了一下,没有拒绝我,而是勾着我的脖子,闭上眼睛更忘情地和我深吻在一起,这姑娘乳房挺拔而富有弹性,我的鸡巴狠狠地顶着她的大腿,随着冲动的加剧,我由轻抚乳房变为大把搓揉,“哦……哦……”樱停止了与我的接吻,脸上泛着红晕,张开小嘴开始轻微喘息起来,我把手伸进她的领口,但她领口太小,手插进去不方便,仔细一看,她裙子的拉练在背后,便将她侧过身来,一下将裙子的拉练拉到腰肢,她想阻止我,但已经来不及了,看着裙子背后拉练已经拉开,我干脆直接把裙子从她身上剥下来,樱红着脸,一面挣扎一面说“不嘛,不嘛……”,但裙子最终还是被我拉扯了下来,看着只剩下乳罩和内裤在身上姑娘雪白的肉体,我扑上去把她抱里说:“樱,你好美”,樱害羞地把头埋在我胸前,娇声说:“你好坏哦,不和你玩了……”我乘机从背后解开了她的乳罩,让她在我面前平躺着,樱一对挺拔的乳房立即呈现在我眼前,我迫不及待地扑上去,一手捏住一边乳房,一口将她另一边褐色的奶头含在嘴里,舌尖不断在她的奶头上卷动、吸吮,还轻轻用牙齿咬她嫩嫩的乳尖,“噢……噢……你坏死了……”樱呻吟着,我感觉她整个身体在颤动,我的手移下去,直接抚摸她的大腿内侧,她的大腿皮肤光洁细腻,摸起来柔软细嫩,我热情的爱抚,使她不由得分开了两腿,让我尽情地抚摸,接着,我又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,越过她毛茸茸的小腹和淫水泛滥的阴唇,直接将手指插进她的阴道,“啊……”她条件反射地夹紧大腿,但随着我手指在她阴道里热烈地搅动,她的大腿开始放松了,我不断地吻她,只见她冲动地手抓紧床单,舌头伸出来不断地舔着自己的嘴唇,一副少女怀春的娇态,我开始脱她的内裤了,她想反抗,但我已经迅速地把她内裤拉到了脚跟,她想坐起来穿内裤,但被我用力推倒,分开她的大腿,一下把嘴唇堵到她阴道口上,“啊……不……脏……”她声音颤抖地叫唤着,想推开我的头,但我的舌尖已经伸进了她的阴道里灵活地卷动,为婚外女人口交,对我来说并不多,但我觉得自己确实爱她,我愿意这样做,樱的阴道分泌出好多淫水,腥腥的,咸咸的,我都一一咽了下去,“噢……噢……我难受死了……啊……”,樱喘息叫唤着,我又把嘴唇顺着她的阴唇沟往上移,将她小小的阴蒂含在嘴里,舌尖在她阴蒂上搅动,樱浑身颤抖着,有气无力地叫唤:“哥……哥……求你别这样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噢……”,看着樱那发情的娇态,我站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,樱瘫软在床上,对我要做什么一无所知,我再次分开樱的大腿,扶起自己粗大坚挺的鸡巴,对准她红嫩水汪汪的阴道口,一下猛插到底,“噢……”樱一下搂紧我的脖子,不断地扭动着屁股,深情地对我说:“哥哥,我知道我要成为你的人的,你终于要我了……”说着,她的眼泪流了出来,女人在做爱中哭泣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我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受到鼓励,没几下就射了……

  樱告诉我,她的第一次是给过去的男朋友,她很后悔,很希望有人真心爱她,今天我们在一起,她觉得我是真心爱她的。她紧紧地搂着我说:“哥哥,妹妹属于你了,你别骗妹妹啊”,我轻轻地在她红嫩的脸上吻着说:“我爱你,不管何时何地!”与此同时,我心里充满了愧疚。樱晚上必须要回家的,我把她送到了广播电视厅,临别前,她说他明天乘下午的飞机,走以前想再见见我,还问我需要在广州带什么东西,我说我尽量来见你好吗,东西就不用了带了,因为我长出差。第二天上午,樱给我打传呼,当时单位开一个重要会议,我正在做会议记录,就简短地给她回了个电话,樱问我有没有空,我告诉她不能去送她了,请她注意身体,多保重,樱叹了口气:“说你忙吧,别累坏了身体,我会保重自己的,为了你。”说着就把电话挂了。我有点惆怅,也有点无奈,接着工作去了。这期间,我每天都借故加班到办公室呆到深夜,和樱通电话,5天后的晚上,樱在电话里告诉我说,明天要回来了,是广州经桂林到本市的航班,希望我去接她。刚巧,这两天我手头有车,就同意了,只听见樱在那边欢声雀跃地说:“你真好,吻你!”接着樱告诉我说,广州东西很多,她也不知道给我带什么好,已经立秋了,想还是买点实用的好,就给我买了一件皮夹克,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……,最后,樱在电话里要我和她吻别。我心里感叹,樱真是个用真情的好女孩,长此以往,我如何面对她呢?

  第二傍晚,我在航班到达前来到机场。预定到达时间早过了,机场广播说航班因故不能到达,接亲友的请回。我心里有中不祥的预兆,但又不敢多想……回来看晚间新闻,说一架从广州飞来的航班飞机在桂林坠毁,我脑子里轰地一下,会不会是……?!这一夜我根本无法入睡。天亮后,我一直等樱的消息,但仍然杳无音信,我简直要发疯了,熬到下午,我给樱的单位打电话,说找樱,对方说:“你还不知道啊,飞机出事了……”,接下来,对方说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……。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旷工了,天空又飘起了绵绵细雨,在雨中,雨水和我的泪水交织在一起,独自来到和樱认识的舞厅门前,樱听我讲故事那投入的神情仿佛跃然眼帘,我似乎还在体味她的惊叹、她的关心……,苍茫的雨雾中,下午的天空宛如夜色降临的黄昏,我漫无目的地踯躅在街头,却不知不觉来到樱工作的服装大厦前,站在公交车站牌下,望着天空下昏暗的大厦,我仿佛又看到樱撑着雨伞,跃然投入我的怀里那婀娜的身影,仿佛看到她抬着热气腾腾红糖鸡蛋汤后那张甜美的笑脸……,雨在渐渐变大,雷声轰鸣,闪电霹雳,樱,你知道吗?一个不能为你送别的人,在为你哭泣……